芒果布丁和草莓糖

不知道长安的雪又下了几场,所有的痕迹都埋没在雪中。连那些踏马飞花的春风,壮志未酬的不甘和点点离人泪都消然无踪。
雪中没有痕迹,却有人行走。眼睑上是雪落下的也化解不了的凝重,眼角微红,睫毛落雪,一把漆黑的剑,通透的墨色。风卷起雪粒,男人的眼睛却眨也不眨。他眼睛略过了着白色长安,仿佛望的确是无迹长漠。
路上没人人敢搭话,好像多看一眼这个男人就会被那把漆黑的剑夺去性命。

评论

热度(1)